谁成为了即时通讯大战的牺牲品?

2/18/2005来源:网络经济人气:7762

 

【周末报报道】在短短一个星期内,网易一再修改其即时通讯工具的游戏规则,让广大网民怨声载道

没有谁耐得住在即时通讯领域的长久寂寞。

一个确切的消息是,各大门户网站目前几乎全部杀入了即时通讯(IM)市场。最近赶着分一杯羹的是TOM在线,其和欧洲一家公司联合引进了“欧洲版QQ”,据说双方约定了分成比例,共识是该项服务今后能像QQ那样挣钱。

最初,通过即时通讯工具,人们可以互相发送文字消息进行交流。随着技术的进步,只要接上麦克风,就可以互相通话。如果再装个摄像头,大家还能边看边聊。正因为此,即时通讯工具被业内称为“真正把地球变成了村”。

在中国内地,最早一批涉及即时通讯的用户使用的工具是ICQ。但把这个市场炒热的是腾讯的QQ。QQ在网民中的盛行,使得腾讯拥有了一大批忠诚用户。2003年,腾讯宣布成为移动梦网中最大的信息发送商,拥有1000万短信用户,年营业额4个多亿。今年6月16日腾讯控股在香港联交所正式挂牌交易,根据发行价3.70美元计算,腾讯拥有62.2亿港元的市值。

腾讯公司的成绩不禁让其他网络运营商眼热。连微软都不失时机地改进了MSN,加强了其中文功能。其后,几大门户网站也纷纷加入。例如,网易推出“网易泡泡”,Yahoo推出了雅虎通,阿里巴巴推出了“贸易通”,新浪买下UC……加上最早的ICQ,国内即时通讯市场一时硝烟弥漫。中国网络经济研究机构上海艾瑞市场咨询(iResearch)有限公司认为,继短信、网络广告、网络游戏成为中国网络企业发家致富的法宝之后,即时通讯又将是一块无限诱惑的领地,成为门户网站、电信运营商展开厮杀的新大陆。

有专家指出,即时通讯市场虽然潜力无限,但各种聊天软件在功能上并没有太大差别,这种情况下谁的软件“粘性”更强,更能吸引用户,将是各路运营商比拼的重点。“一句话,谁的服务做到家了,谁就能笑到最后。”

就在这个争夺市场的节骨眼上,网易因为改动了其即时通讯工具的规则,遭遇了众多网民的“攻击”,事件的整个过程颇给人以启示。

网民和网易三度较量

“网易任意修改游戏规则,根本就没把用户放在眼里。”10月20日,南京网民郭锐向周末报记者抱怨自己快要被网易公司“气疯了”。

郭锐是网易公司推出的即时通讯工具——网易泡泡的用户。从10月12日至10月19日,网易公司先后发布三条“重要公告”,对网易泡泡的游戏规则进行更改。在网络上的各种论坛里,声讨网易行为的帖子铺天盖地。郭锐更是通过传真,向网易的监管部门——广东省通信管理局进行投诉。“如果网易和监管部门不给出满意的答复,我会到法院去告他们。”郭锐说。

网易高级副总裁、无线部掌门人梁钧曾公开表达了网易在即时通讯方面的“野心”:“现在,腾讯QQ是当之无愧的中文网络聊天霸主,但1年后,就不知道了,因为QQ只占了一半的市场份额。我们今明两年的任务就是与腾讯竞争,并超过它。”但现在看来,这个“野心”的实现正在遭遇一场信誉危机。

为了实现这个“野心”,网易泡泡从推出开始,就和免费邮箱捆绑,只要用户注册网易免费邮箱,邮箱的用户名和密码就自动成为网易泡泡的用户名和密码。而且用户只要注册手机号码,激活后就可以免费发短消息。具体规则是,只要用户在网易泡泡里挂上8秒钟,就可以获得一个虚拟金币。累计达到100个金币时,用户就可以通过电脑向手机发送一条免费的短消息。

“这个方法确实高人一筹,给网易带来很多用户。”一位业内人士向周末报记者表示。在这样的规定出台以后,统计资料显示,网易泡泡人气大增,目前的注册用户已超过1200万,并以每天数十万的人数增长。

不过,这其中有不少用户和郭锐一样,就是冲着免费短信来的。“我每天都同时开着QQ和网易泡泡,QQ是和朋友在线联系用的,网易泡泡专门泡币,用来发免费的短消息。”郭锐对周末报记者说。

郭锐们的好日子在10月12日到了头。当天,网易宣布,网易泡泡免费发送短消息的虚拟资费标准从以前每条100金币提高为每条1000金币。如此,网易泡泡用户的金币购买力一下子缩水成1/10。于是,郭锐们开始在网络上发言抗议。

郭锐说,资费标准提高了,要想获得更多金币,就只能让在线时间更长。“但电脑就是没日没夜地开着,一天24个小时是不会变的。”于是,他想到了利用“好友分成”这个办法。

根据网易的规定,网易泡泡用户可以获得在线好友的“金币”分成。每个网易泡泡用户的好友人数越多,每天就可以额外分到越多的金币。很快,网易泡泡上出现了这样一群用户:不管认不认识对方,只管把对方添加到自己的泡币“雇佣军”中去。

可没过几天,这个方法也不灵了。10月18日,网易再次发出公告称,鉴于近期大量用户投诉:被以“添加好友”方式骚扰。网易泡泡启动反垃圾信息机制:添加好友每被拒绝1次,扣2万金币;金币数小于-10万不能添加好友。

在第2次断了用户的财路后,声讨网易的浪潮更猛了。为了平息众怒,10月19日,网易公司发出第三次“重要公告”,宣布从10月20日开始,网易泡泡免费短信价格调整为:发送花费1000金币/条,收到手机回复获得500金币/条。

“现在我们是戴着镣铐跳舞。”郭锐介绍,好多人和他一样,只是为了泡币才开网易泡泡。但大家互相不认识,就不敢贸然添加对方为好友,担心遭拒绝而被扣掉金币。于是,大家想出了新方法,干脆把自己的昵称改成“泡币”、“不聊天”和“免检”等,以告诉别人添加自己不会遭拒绝。

说着,郭锐打开网易泡泡,要给记者演示一番。记者看到,在他的好友名单里,有140多人,其中约100人的昵称都叫“泡币”。郭锐先选择了添加好友,然后在昵称一栏里输入“泡币”,果然搜索到的用户都叫“泡币”。他随便选择了其中几个加为好友,过了一会儿,屏幕陆续弹出消息提示用户已经接受了添加请求,没有一个用户拒绝请求。关掉电脑,郭锐笑着说:“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

尽管如此,郭锐还是对网易的行为感到愤慨,并向其监管部门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发去传真,进行投诉。 

都是费用给闹的?

周末报记者曾致电网易北京公司提出采访要求,被对方告知可以联系公关部的张颖。但接连两天,记者拨打对方提供的电话号码,都无人接听。11月1日下午,一位自称姓王的小姐接了电话,要求记者发一份采访提纲。记者照做后,她表示,公司本周就要公布财报,暂时不能为记者安排采访。

不过,据有关媒体报道,网易负责人曾就修改网易泡泡规则表态,“金币政策仅仅是用户纯获利益的一个活动,当然是可以应时而变的。”网易方面认为,金币和用户的投入之间没有联系,“和现实相比可能同‘赠与’有相似之处,《合同法》明确规定了赠与方是可以无条件撤销赠与合同的”。

对此说法,中国消费者协会投诉与法律事务部主任王前虎向周末报记者表示,用户在注册网易泡泡后,就和网易形成了合同关系,网易向用户赠送虚拟金币的行为,可以看作是个附带条件的赠与合同,即用户选择使用网易泡泡,才能获得被赠送金币的权利。“赠与合同也是合同,网易不能未经用户同意,单方面对合同进行更改。”

他还认为,金币和用户的投入之间是有联系的。因为用户使用网易泡泡,给这个软件增添了人气,这对网易公司的经营是有益的。而赠送金币正是网易用来吸引人气的方法,由于有金币可得,许多网民才对这个软件投入了巨大的热情。

最后,他指出,一些网站在用户注册软件、信箱等时,会要其选择是否同意有关协议,但用户却往往只能选择“我同意”,否则就不能成功注册。一些网站就利用这一点,作出诸如“公司可以自行修改有关协议”的规定。“修改后的协议如果对用户有利,就可以继续有效,如果是对用户不利的,违反法律的协议,则是无效的,不公平的合同。”他说。

北京汇泽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大莹还告诉周末报记者,网易泡泡有关规定的修改不应具备溯及力,即用户在10月12日以后获得的金币,可以按照每1000个发一条短消息的新规定来,而用户在其之前获得的金币必须仍以100个金币换一条短消息。“因为在10月12日前,用户使用网易泡泡是冲着你100个金币发一条短消息来的,网易不能已经在获得了人气增加的好处后,却反过来侵害用户的权益。”

周末报记者还曾联系广东省通信管理局要求采访,被告知有关接待人员不在。

但根据网易公司发布的公告,其修改规则是出于好心:一是为了防止一些恶意用户利用免费短信发布垃圾信息骚扰他人;二是为了避免用户屡遭“添加好友”的骚扰。

郭锐不同意这样的说法。在给广东省通信管理局的书面投诉中,他写道,只要花6元钱,就可以在网易包一个月的免费短消息,一天能发100条,可见网易的这种规定并不能真正减少“信骚扰”。“如果有人存心想发广告骚扰别人,不会通过在网上耗时间来积累金币的。”

对于网易表达的为了避免用户屡遭“添加好友”骚扰的说法,郭锐称,“这个规定实在太荒唐,已经完全背离了网易泡泡当初为增添人气推出的各种规定。”他说,自己无法理解网易的这一做法,因为网易泡泡已经设置了不让别人搜索到自己的功能。

网易负责人曾向有关媒体“倒苦水”,用户每发出一条免费短信,网易要为之支付0.05元。每个月,网易都要为这些免费短信花费很大的投入,但免费短信政策还要进行下去。“网易的广告词是‘网聚人的力量’,其在网友中的口碑一直不错,不要因为这个原因而使得这句广告词成为空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网易修改规则的真正原因看来是已经玩不起了。“但玩不起也不能不玩,这个市场它舍不得放弃。” 

运营商过于急功近利?

艾瑞市场咨询根据腾讯2004年年中财务报告数据整理显示:近年来,腾讯的网络广告收入已有很大增长,从2001年的773.5万元发展到2003年的3284.1万元,虽然收入仍不及腾讯的互联网增值服务和移动及电信增值服务收入,但就趋势来看,网络广告还将有较大发展空间。而腾讯的网络广告收入增长正是得益于庞大的腾讯QQ用户数量,目前腾讯QQ有效注册用户就超过了1亿。

“我认为网易的做法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不想再增加用户数量了。但网易泡泡总数才1200万,就这么不思进取,它将来怎么赚钱?”郭锐感到不解。

网易北京公司的王小姐告诉周末报记者,修改网易泡泡规则,公司还有优化客户群的考虑,但她不愿与记者深谈此事。就此说法,一位业内人士向周末报记者表示,网易如果真出于这样的考虑,“就是业余级的经营水平”。这位人士认为,即时聊天工具最需要“粘性”,稍有不慎,就会造成用户流失。“其实在此事件之前,免费电子邮箱已经给运营商上了一课。”

在铺天盖地推出免费邮箱一段时间后,各大门户网站曾不约而同地开始对邮箱收费。但它们却遭遇到用户不买账的尴尬,不得已之下,各家又陆续重新开始提供免费注册,而随着竞争日益激烈,现在又争着为网民提供1G超大邮箱。

网易北京公司公关部的王小姐还告诉周末报记者,在发布财报前,公司不会再就网易泡泡一事向外界表态。对此,那位业内人士指出,“网易泡泡事件已经严重影响了网易的信誉,网易却只是在第三个公告里增加一条‘收到手机回复获得500金币/条’修补一下了事,其危机公关能力值得怀疑。”

该人士还称,腾讯QQ现在尽管做到了国内老大,却也曾有几手类似的败笔。他举例说,在腾讯自觉已经坐稳了老大位置后,便从2001年2月起,开始对用户注册进行限制。2002年,更是推出了每月收费2元的QQ行号码。而对于腾讯的做法,用户的态度是,“虽然小企鹅很可爱,但要拿银子喂饱它……我只好选择其他了,反正多的是。”面临用户倒戈的尴尬,腾讯的对策是重开免费之门,安抚离散到竞争对手门下的网民,希望藉此再次把他们拢聚过来。另一件事情则是近期发生的。今年10月中旬,腾讯QQ服务器系统曾一度陷入瘫痪状态,导致用户长时间无法正常使用,不过至今其也未给出合理的解释。

“目前运营商应该着重培养与用户的感情,网易泡泡等事件给我们的启示是,在这方面他们普遍还很欠缺。”这位人士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