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中动态演进的电子政务

2/18/2005来源:网络广告人气:6900

    【编者按】
  目标大,易遭炮轰。几年间,电子政务便以这样的角色一路走过,磕磕绊绊,总要前行。梳理,主动地回归和总结中发现,其实——  
 
    目标大,易遭炮轰。几年间,电子政务便以这样的角色一路走过,磕磕绊绊,总要前行。梳理,主动地回归和总结中发现,其实——


   混沌也是一种过程


   —— 动态演进中的政务信息化


   2001年8月,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重组,之后召开了三次会议。


   在2002年3月的第一次会议上,“信息化从政府信息化开始”成为当时的五项决议之一,首次把电子政务以较明晰的政府行为方式确定下来;在随后的第二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于我国电子政务建设指导意见》的17号文件,再一次明确了今后一段时期内,中国信息化的重点就是政务信息化;2003年7月22日,第三次会议,同时也是换届后的新政府召开的第一次具有战略意义的信息化工作会议,对电子政务建设的重点工作进行了部署,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关于加强信息安全保障工作的意见》之27号文件。至此,联合2000年5月和2001年4月,由国务院办公厅先后下发的36号和25号文件精神,无论是组织机构还是枢纽框架或者是政策法规,电子政务似乎开端不错。


   但是,接下来的发展并不乐观。投资方向、资源共享、信息公开、安全建设、应用水平、技术开发以及组织架构建设等一系列问题浮出水面。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或者各部委厅局,在当时的政策和环境下,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在这个过程中,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随之而至并引发业界人士的担忧: 架子搭得不小,却没有实实在在的应用;调子起得不低,进展速度和运行模式总是差强人意。曾几何时,10000亿元的大市场引发各方追捧,在人们还未搞明白何为“电子政务”的时候,这四个字便已热得烫手。一时间,肩负神圣之命的电子政务“四处开花”,大有“奔走相告”之势。业间曾把其比喻成是“一场政府管理的深刻革命”,的确,以当时的氛围,似乎一场猛烈的暴风雨很快便到。


   可惜,雨倒是下了,只是不如预料中下得让人神轻气爽,倒应和了那句俗语:雷声大,雨点小。结果是,资金到位了,方案敲定了,架子搭好了,气氛渲染了,但电子政务所能带来的最基本的政府工作方式和思路的改变却是微乎其微。此时,更多的人才发现,这块诱人的蛋糕的确太大了,大得让人不知从何处下嘴。


   即使有“三网一库”的政策性框架摆在那儿,但真正做起来却似一团乱麻。内网、外网、互联网相继上马,但却没有足够的信息发布和共享,更没有相关的应用系统做支撑,到头来成了几个“花架子”。除此之外,安全风险如何规避、互联互通如何实现、技术标准如何统一等等问题先后来搅局。可以这样讲,一段时间内,电子政务更像是一团迷局,陷入混沌之中。


   各方争论甚嚣的时候,今年9月下旬,国务院办公厅在贵州召开了“全国政务信息化工作会议”,这个自国务院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以来首次召开的全国性工作会议,在充分肯定包括网络建设、应用系统、信息资源库、示范工程建设成效的同时,着重讨论了下一阶段,特别是2004年的政务信息化工作。


   据记者观察,这次会议刻意地保持了低调。为期两天的会议,分别听取了国办秘书一局局长贾福兴的报告以及山西、河北、吉林、甘肃、青岛、杭州、海关总署等省市和部门的经验介绍;同时,以区域或部门为组就“2004年政务信息化建设和应用任务书”以及“国办关于加快推进政务信息化建设工作的意见”等进行了充分讨论,各方代表就本地区和本部门的实际工作情况提交了建议;其间,还特别以信息安全建设为主题安排了多场研讨。引用贾福兴的话就是“在新的形势和机遇面前,这是一次必要的工作会议,主要目的就是要开创政府系统政务信息化工作的新局面”。事实上,从分组讨论的情况看,各地区和部门的政务信息化建设基本上还是各自为政,规划、方案、进展情况各异。而且,在涉及上面提到的种种问题时,与会代表无不“大倒苦水”。


   根据报告精神,下阶段政务信息化工作的总体思路基本敲定:继续推进以“三网一库”为基本架构的枢纽框架和应用体系建设,以实施试点工程为先导,加快建设和整合统一的全国政府系统办公业务资源网络平台;加快推进中央和地方政府门户网站的建设;重点推进政府系统核心办公业务网上办理、跨部门协同办公与信息共享、领导决策支持、应急指挥与网络会议等几个方面的重大应用。


   因为仍在征求地区和部门的意见过程中,所以更为详细的建设和应用规划在此不便披露。但据记者观察,示范工程、资源整合、门户网站、应用系统开发将是未来一年政务信息化的发展主线,而且,每一条主线之下,国办方面都已经给出具体的规划、管理方案以及时间表。


   会议期间,记者曾和一些代表做了私下沟通,他们大部分人感觉电子政务十分必要但却无从下手,有时候只能是别人上什么自己上什么,而且因为缺乏经验,需求分析和整体规划制定方面都欠缺统一性,因此实施过程中总会出现“眉毛胡子一把抓”的混乱,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电子政务建设的持续性。国办的这次会议精神对于规范标准、统一思路、确定主攻方向具有很大的积极作用。


   当然,若是仅凭一次会议、几个文件便断定电子政务已进正轨仍为时尚早,目标确定了,方向指明了,任务细化了,不过是在曾经的一团乱麻中找着了那根理顺的线头儿而已。


   从政府上网、电子政务到今天的政务信息化,名字变了,内涵越来越丰富,而公众对政府服务职能变革的期望值也是越来越高。来自社科院7月份的一份报告指出,目前中国电子政务建设正从技术应用向管理信息化转变过程中,少数发达地区和个别部委,正在尝试进行政府扁平化服务的实践。但报告同时指明:政务电子化、网络化远未完成,面向公众的政务服务和应用水平仍然很低,无论是技术应用还是管理信息化中暴露出来的矛盾,最终都要通过深化行政体制改革被弱化或者解决。


   也许,这正是引致混沌的根源所在,也是最终走出混沌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