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还是结构,开创还是竞争--面对战略的难题

1/28/2010来源:ASP文摘人气:8381

   现在是一个战略的时代,对于每个企业,在完成了从创业到生存的阶段后,都想飞速发展壮大,为了飞速的发展壮大,他们需要有一个原则、指导方针来引导自己的企业前进。这个指导方针最好能够管个3年5年,在这个指导方针之下,对自己的企业进行改造--流程重组、产品调整、管理变革、资源变换、人才改变。这个指导方针我们可以称为战略。

      战略在中国历史上,战国时期就更为重要了,这决定了谁将获得最后的胜利,称为统一中国的霸主。在那个大小算盘一起打的年代里,纵横家门出入王家,极尽韬略之能事,反正就是要说服各个大王,我就是那个能帮你统一天下的人。事实上的结果是需要经过几代人,上百年的不断经营,最后出来一个国力够强、手段够狠的秦国,统一了天下。统一需要靠腥风血雨,各个被统一的王公贵胄咬牙切齿。治理要靠法制、仁政,如果也靠腥风血雨的话,必定要将胜利的果实让给他人。被统治者需要一个理由,只要新来的帮我报了仇,我管你是刘邦还是项羽,你们都是我的皇。刘邦与项羽,合作与竞争,最后是刘邦找到了报仇以外的另外一个竞争点,而项羽干了嗜杀之事,只顾报仇了。既然是秦之天下,如秦不服,岂不也是当不了皇上的。项羽只知亡者,不知秦人,是秦灭羽,而非邦灭羽。

    战国之争,能够给我们很多的启示。大势,是我们必须要掌握的。天下思统,还是天下要分;战略,是一定要明确的,统一六国,必须强盛与强硬,盛,要有人才、有制度、由法制,盛,要有粮食,盛要有理想,硬,对内要统一思想,对外要杀,杀,杀;战术,就是是要合纵连横,还是要远交近攻;是要如何打好这一战。

    战略就是在大势之下,是统一天下,还是生存发展。结构主义者,分析天下大势,客户、供应商、潜在竞争者、替代者、现有竞争者,各个表现如何,要想生存发展,我需要得出结论,我想如何生存,是成本最优、还是差异化、还是集中在某个领域,我是求生存,谋发展。

   重构主义者,依赖英雄,慧眼看市场,发前人之未发,开拓一个全新的天地。那些创业者,无不是由此而发,开疆拓土。科技之发展就是新市场诞生的最好的契机。

   二者并无矛盾,重构主义者,开拓新的市场;结构主义者,教你在这个市场中成为王者。多少企业到了稳定期,积极开拓,二次创业,开辟新的市场,但无不是稳定现有根基,然后进军新的领域。

   重构主义,要开拓蓝海,结构主义,要打败对手。蓝海只是一时,竞争者总会蜂拥而入,结构主义自然要大行其到。

   现代战略之竞争,由于大部分企业都需要使用结构主义来重构业务,焕发生机;而重构需要慧眼,谁知道会不会从一个红海,杀入另外一个遍地是血的地方呢?因此结构主义者,大行其道也。波特,就是继德鲁克之后,活着的领袖。重构,或多或少有不传之秘之意,要想争得半边天,殊有不易。



            不管是什么战略,首要都是对天下大势的掌握。对企业,就是对经济大环境的掌握。只有充分掌握经济大环境,才有可能看到驱动市场运转的手,才有可能先生存,后发展。经济大环境,就世界而言,全球化就是趋势。就中国而言,别人想进来,我们想出去,就是我们的环境。当然我们应该可以讨论,经济大环境应该所包含的内容。这个是势。天下大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就是这个道理。

            掌握势后,就得掌握自己所面临的市场,你得了解客户,了解你的对手,了解你的伙伴,了解你自己。每个了解都可以从多个角度出发。你了解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和市场,你就大致知道了你如果按照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会怎么样。这叫做知己知彼。你知道了自己是能够活下去、活的很好、能够成为王者、还是将要消亡。知道现在位置,才能知道自己要采取什么样的策略。

            然后就是创新,要活着,在现在的市场成为王者;还是保有现在,开拓新的疆土;还是放弃现在,开拓新的疆土;还是悄悄的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不管你要做什么,你现在需要的就是创新,你可以想出(也可能想不出)无数点子,要想这些点子能够成为你的选择,那么你需要注意:人才、客户利益主张(他为什么买)、利润(我靠什么赚钱)。这三者既简单,又复杂。要度量,难,难,难。

            选择了你的点子,你就需要执行的计划,请进入常规领域。计划、执行、监控、调整,直至你再次回头,开始新的一轮战略规划。

    企业家,或多或少是具有战略眼光的人,他看得准,做得对,跑得快,赚得多。当经理人的世界来临的时候,就需要有人引导其能够制定战略决策,有人能对战略决策做出决定(董事会),有人能够贯彻实施(CEO)。现代企业,靠的是众人的力量。但没有战略眼光的企业,迟早会被吞噬。一次又一次的生存,发展,重构与结构要不断的交替运行,才能够保持长盛不衰。



       外包行业之所以存在就是全球化驱动、分工驱动、成本驱动;而印度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得益于引起全球恐慌的传说,这来自于一条小虫子。中国外包,从日本而来,能够小有规模,源于1987年金融风暴导致日本从1990年开始的经济大衰退,成本压力迫使日本企业寻找转嫁成本的方法,到中国去就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生存在中国的外包企业,进入21世纪,就进入了一个新的环境中,那就是人家要进来,我们要出去。如果我们能够从中找到自己的蓝海,那么就是中国IT企业超越印度的一次机会。未来的10年,就是这个机会能变为现实,还是被消失掉。此乃中国之外包,之IT服务的大势。如何顺应这个大势,就是每个企业所需要冥思苦想,潜力前行的关键。

       全球的大势,仍然没有消失,中国之大势给了我们一个机会。要在人才、客户利益、企业利润三者之间找到结合,那么企业就能够蓬勃发展。现在是重构还是结构,是先机构后重构,还是先重构后结构,企业家们开始见仁见智,各显神通。你我乃风浪中的一叶扁舟,当顺风急行,打个几筐小鱼,回家煮酒论道,岂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