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站建设学院 > > 品牌

Tony Fadell,下一个乔布斯抑或是下一个Larry Page?

8/23/2014来源:品牌人气:787

他在苹果呆过,掌管ipod,被称为“iPod教父”,也曾被认为会是乔布斯的继任者。之后,他离开苹果,低调的创办了智能家居公司Nest,却引来投资机构争着往里投钱。就在年初,他把Nest卖给Google,以32亿美元的天价。未来,他将用技术,把你家一点一点的鲸吞蚕食。

可能有人不喜欢他,但是,应该没有人会否认,他确实值这个价。

他就是Tony Fadell。

《Fortune》杂志编辑 Adam Lashinsky为他撰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Fortune上,文章生动有趣,讲述了Fadell的许多轶事,这里做了一些整理。

童年

Tony Fadell的故事开始于密歇根,他的诞生地。爸爸出生在托莱多一个人口众多的黎巴嫩家庭,是Levi’s的销售主管,由于工作的原因,他不停的带着家人来回搬家。15年里,Fadell共换了12所学校。Fadell的母亲来自底特律波兰镇的一个工人阶级家庭。 “我们会在平安夜享用黎巴嫩食物,然后在圣诞节那天,吃一顿波兰和俄罗斯式的饭,”Fadell是这么回忆他的童年的。

Fadell从小就是个光头,大嗓门,天生喜欢捣鼓各种小东西。他把这种特质归功于他的外公,他是密歇根一所学校的校长,也是个精通家装维修的工匠,经常帮助邻居修理大小家具。“他会把每个螺母,螺栓和线头都收起来,放在一个雪茄盒里。我们会时不时的一起做点什么,比如一个鸟窝,一台割草机等等。他热爱他的工具。”

自从参加了暑期学校的编程课程,Fadell心心念念的就是拥有一台 Apple II电脑。他的外公承认PC机与螺丝刀和锯子一样都是有用的工具,于是他愿意赞助Fadell,加上Fadell在当地乡村俱乐部做球童的收入,他有了人生第一台电脑。

初创

电脑加上修修补补,这就是Fadell的职业生涯。他在密歇根大学学习计算机工程,就在宿舍里,他创办了一家创业公司,并最终把它卖掉,这是一家为儿童打造软件的多媒体公司。

1991年他毕业了,来到硅谷,加入了General Magic,一家互联网语音技术公司,从事手持通讯设备的研制。但他发现他的老板并不能给他百分百的支持,他的设想被轻易否决了。他觉得大公司飞利浦可能更加包容,于是接受了招募,来到飞利浦,负责开发个人数字助理产品Velo 和Nino。他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是,Fadell再次领教到了如果没有高层的支持,要推出一个产品是有多么艰难,尤其在销售和市场营销方面他屡屡受挫。“飞利浦的销售人员大概都在忙着卖电视机呢,”他说。

于是乎,90年代末,年轻的Tony Fadell再次成立了自己的公司,Fuse Systems。这是一家消费电子公司,当时的Fadell试图说服VC Stewart Alsop来投资。Alsop回忆起他的pitch,做的并不成功,“他其实只是在说,‘关于移动产品我知道的很多,比任何人都多。快给我钱吧。’”

可事实上,Fadell在General Magic和飞利浦的经历并没能证明他有接触到多少移动领域的东西,理所当然, Alsop拒绝掏钱出来。

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Fuse Systems也倒闭了。

苹果时代

史蒂夫·乔布斯和他主管硬件技术业务的VP,Jon Rubinstein适时的打来电话,招募Fadell为其移动音乐播放器工作。事实上,关于音乐播放器,Fadell早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有了之前的教训,他跟乔布斯谈起了条件。“我跟史提夫说,我在飞利浦有一段失败的经历,我的产品并没有被好好的投向市场……乔布斯的反应我很满意。” Fadell提出的最初一代iPod的设计概念,也深得乔布斯的心。

于是,Fadell成为苹果的顾问,向iPod团队提供技术支持。很快,他全职为苹果工作。然后,2004年,他被提拔为iPod工程副总裁。2006年,又接替了Jon Rubinstein正式成为iPod部门高级副总裁。

Fadell的臭脾气和他的才华叫乔布斯又爱又恨,Fadell经常与他据理力争,对他吹胡子瞪眼睛,还时不时用辞职来要挟他。

相传乔布斯屡次想炒Fadell鱿鱼,Fadell也说,他好多次提出了辞职。曾经,他的iPod团队的关键成员被苹果的另一项目给挖走了,Fadell跑去告诉乔布斯他不干了,帮主要他留下来,不要反应过度。但他坚守立场,最终得到乔布斯的让步。(Fadell说他至少放弃了两次辞职,每一次都让自己的想法得以坚持。)

乔布斯和Fadell的关系,介乎父/子和学校的校长/淘气的学生之间。“他认为我问了太多的问题,我会一直问,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他会说够了。我让他很沮丧。然后他会问我很多问题,他也不让我好过,我会说,‘行了,让我一个人静会吧。’”

Fadell在苹果超然的地位,不仅是因为他和乔布斯斗嘴,也因为他和苹果以外的人保持着关系。乔布斯不喜欢自己的人与记者,创业者和VC们有跨越自己的联系。但是Fadell偏偏喜欢这样。

结婚和离开苹果

随着与乔布斯的关系越来越复杂,Fadell又自顾自的开始与Danielle Lambert约会起来。她是苹果的高级人力资源主管,深得乔布斯的赏识。

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是一个同事安排的。两人在苹果总部的大堂里头聊着,恰巧乔布斯路过,于是约会变得尴尬了起来。乔布斯对他的两个高管间的非工作性质的对话感到很困惑。可是不久,Fadell和Lambert就结婚了,然后2008年,他们又在同一天宣布辞职了。带着他们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跑到法国巴黎租了一间公寓住下来了。而苹果一直为Fadell保留着乔布斯特别顾问一职,按时发薪。直到2010年,Fadell辞去该职位,彻底告别苹果。

外界,包括Fadell自己也把从苹果的辞职当成退休。事实上,他当时才38岁。但他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回归家庭,他们花了几年的时间去到处旅游。之后,他打算把全部精力都耗在布置Lake Tahoe湖畔的新家上,可在研究加热和冷却系统时,他发现用过的恒温器没有一个合乎心意的,他也认识到在家里还有好多产品都可以重塑,这让他有创办新公司的念头。

王者归来,从Nest开始

2009年秋天,趁着参加一个婚礼,Fadell重返硅谷。他约了之前在苹果的实习生Matt Rogers吃午饭。这个年轻人还在苹果呆着。他对Fadell的回归很是兴奋,“Tony不在(苹果)了,可作为Tony的人还在(苹果),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于是第二年,Fadell一家一回到加利福尼亚,Rogers立马从苹果辞职,成为Fadell的联合创始人。他们秘密的在斯坦福大学附近租了一个车库,启动了Nest Labs。

之前的创业摔过跟斗,所以Fadell从Nest的一开始就从整体上进行了考虑。这包括寻求重量级的顾问的帮助。例如,在销售,营销和操作上他倚仗了Intuit的董事长Bill Campbell,他是苹果董事会成员,他熟知Fadell的能力,也是硅谷著名的管理教练。

2010年他开始为公司募资,这一次他受到的接待规格明显不同,他的pitch技能也大有改善。Randy Komisar,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的合伙人,清楚的记得当时他们只能盯着一块黑色丝绒布看,因为产品盖在里头,在Fadell有条不紊的讲述完了他的商业案例之后,这块布才得以揭开。

这一套是向史蒂夫·乔布斯学来的。这个已故的CEO经常用这个方法来展示新的产品,他追求观众们在揭晓那一刻的兴奋感。然而,当Fadell拉开黑布时,komisar并不开心,他只看到了一个圆形的泡沫塑料的恒温器原型。但是,当他看到Fadell的最后一张幻灯片,他又重新振作了起来,“恒温器之后,我们计划把家里的每一个不受欢迎的产品,都赋予同样的魔法。”于是komisar明白了。

Nest就是一头家居领域的特洛伊木马。“在48小时内,我们就赶紧给Tony开好了支票。” 于是,Kleiner击败了Benchmark Capital成全了Nest的首轮融资。

过去十年,Fadell的成绩斐然—他的iPod使苹果焕发了青春,他协助开发的iPhone也是他简历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从一个苦苦挣扎的创业公司的小人物,蜕变成了苹果的高管,能直面史蒂夫·乔布斯的怒吼,他是闻名硅谷的“iPod教父”。所以Google风投等其他投资者也纷纷跟投。“即使他展示给我们的是雪地轮胎或者尿布这样的东西,我们也很可能会饱含热情的投给他个几百万,” Google的David Krane如是说。

Nest的产品

2011年,Nest推出了公司的第一个产品,一个高科技的恒温器,售价249美元,它有一个含Wi-Fi功能的传感器。这个产品革命性创新的地方在于它能“学习”消费者的习惯,还可以通过手机远程操纵,以及有节约用电的方法。公司没有透露销售数字,但是据悉,Nest已经卖出了约一百万台的恒温器。

公司的第二个产品是烟雾和气体探测器Nest PRotect,它的设计更为友好。例如,它会轻轻的发出一个录制好的人声来告知电池用完了,而不是在晚上大声的鸣叫。

今年早些时候,Nest也曾遭受打击,它的产品被检测到存在缺陷,烟雾探测器的用户可能会无意中关闭它们。Nest果断停止了销售,直到使用软件更新消除了故障。

Nest的文化与人才

Fadell从一开始就在思考公司的企业文化,Lambert把他介绍给著名的管理顾问Keith Yamashita,“我发现他很有趣,他问的问题是那些资深的CEO们才会去考虑的。关于领导,关于文化,关注的焦点,关于Nest的核心人物,如何让它与众不同。我们交替的讨论公司的愿景(重新设计日常生活上的东西)和它们带来的用途与影响。他谈到了有数十种的产品他可以重新设计。”

Fadell和Rogers很重视高层管理人员的招聘,特别是从苹果,他们招揽了大量法律,工程和人力资源的人才。按照Rogers的说法,苹果几乎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人正在离开去了Nest,可能因为iPod已经不是苹果的重点,iPod团队的人员流失也不会给他们造成多么惨痛的损失。

例如,公司聘请的第一个员工是一个高级的无线电频谱专家,就是从苹果挖来的Shige Honjo。他们给了他在苹果同样的职位,产品工程经理,尽管那时还没有产品,也没有工程团队来让他管理。但他给Nest带来了一张关系网,并且立刻取得供应商的信任。Nest,成功的让供应商们纷纷递上名片。“Texas Instruments(德州仪器)的CEO甚至还来参观了我们的车库。”

这个创业二人组唯一不想从苹果复制的就是企业文化。Nest的奇思妙想,是根本不会存在于苹果的。例如,暑期实习生,在这里被称为“Nestlings”(雏鸟)。员工也被鼓励要勇于发表自己的观点,而在苹果,自己的想法最好还是烂在肚子里吧。Jose Cong,前苹果公司招聘专员,现在是Nest招聘部门的负责人说:“在这里,每个人都在同一个屋檐下,我们肩并肩的在工作。”

但是,乔布斯的苹果和Fadell的Nest仍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自己是明确的负责人。Fadell沉浸于每一个小细节,从公司的博客到恒温器传感器的指导算法。他是一个对自己严格要求的老板,希望员工们也能如此对待工作。

投奔Google

2013年底,Nest需要更多的资金。两个著名的风投公司Rizvi Traverse Management 和DST,都表示出了兴趣,并给出了30亿美元的估价。但是,Google嗅到了契机,Nest可以为它与苹果的竞争增加筹码。Google向Nest展开怀抱,提出要购买整个公司。

Google承诺让Nest依旧可以独立运营,Fadell和Rogers将继续他们的角色。“我几乎都不觉得我们卖掉了公司。只是我们有钱做更多的事情了。”Rogers如是说。

Jose Cong说在Google收购前他的团队一共7个人,而六个星期内,就变成有30人向他报告了。至于Nest下一个产品的发布,Rogers说:大约是在圣诞节之前吧。

Google高层中少有硬件专家,Nest的收购协议宣布后,人就开始猜测Fadell可能要在搜索巨头里头占据要职了。然而,Fadell对此的反应一直很低调,他声称并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些,眼下他只想实现两个目标:了解Google,看看这个大公司可以怎样帮助Nest。

Fadell很享受Google的文化,特别是与苹果对比之后。“在Google里,我可以收到来自全世界的电子邮件,而在苹果,通信结构被规定得很严格。”

但是, Google是靠卖广告和用户信息发家的,这让Fadell又有些头痛。在交易结束后,Google称未来可能会在恒温器上面登载广告。对此,Fadell迅速发表声明说,Google没有计划在Nest的恒温器上打广告。“从一开始我们就说过,客户付钱了,买了恒温器,在上面登广告是没有意义的。”

怀念乔布斯

现在,只剩下一件事让Fadell耿耿于怀了,就是他从未告诉过乔布斯有关Nest的事。在Fadell准备好坦诚相告时,乔布斯已经得了重病,几周后就死了。“我很希望能给他看看,但时间不允许了。斯蒂夫大概会引以为豪的。他肯定会问很多很多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