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站建设学院 > > 产品

数据,网络资本主义与美丽新世界

8/23/2014来源:产品人气:760


Graham Brown-Martin是即将出版的新书《Learning {RE}imagined, how the connected society is transforming learning》之作者。他在Medium上撰文对Facebook收购WhatsApp的动机提出了新解。

2014年2月20日,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 以 令人瞠目结舌的190 亿美元高价收购了 WhatsApp。许多人分析认为,跟收购Instagram一样,这是由于Facebook害怕被移动互联网抛弃所致,但是Graham却用更高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数据。

Graham认为数据就是新的石油和全球通行的货币,而Google、Facebook、Amazon、苹果等巨头就是新的网络资本主义寡头。

收购WhatsApp不仅在于Facebook害怕竞争对手,更是因为新的用户群体和用户行为发生在移动领域和移动社交。42美元的用户获取价格就是这些用户数据价值的体现。

从这个视角来看,Facebook热衷于在发展中国家普及互联网,以及有意收购无人机制造商 Titan Aerospace用来在偏远地区提供互联网连接的最终目的也还是为了获取数据—理由很简单,掌握了用户的互联网接入也就掌握了用户的所有数据。Google做光纤接入和Google PRoject Loon也是一样的道理。

如果我们把互联网的模型简化为云(服务/应用)+管(接入)+端(终端),那么分析巨头们的各种看似与其主营业务风牛马不相及的策略就会发现其惊人的一致—一切皆为数据,因为数字化数据必须且只能流经这三个地方。Amazon做硬件是为了更好地掌握用户的消费数据,苹果预期将进入可穿戴市场为的也是数据,Google收购Nest也是为了开发新的数据石油领地—家庭。

Graham指出,我们的问题在于,对于自己的数据,除了用来交换与朋友的沟通及享受Google应用带来的便利以外,没有想出别的价值实现办法。我们用自己的数据来换取互联网巨头便利的服务。

而巨头掌握了大数据之后,加上其日益复杂的算法,辅以呈指数增长的计算能力,就能以极细小的颗粒度了解用户的行为、习惯、爱好—在商业世界里,了解了用户也就意味着掌握了货币化的能力,甚至是控制用户。Graham认为,网络资本主义将会以摧枯拉朽之势重塑教育、医疗、科学、媒体、招聘、娱乐甚至政府等各个领域。

但是Graham对这样一个未来的态度是反乌托邦式的。他认为,正如斯诺登事件表明,奥威尔(《1984》)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了我们一样,互联网巨头给我们制造的未来是不是会像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一样—我们喜欢的东西会毁了我们?

作者原文请见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