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站建设学院 > > 产品

Cook 的苹果越来越美味:让我们聊聊 IBM + Apple vs. Android

8/23/2014来源:产品人气:1001

如题,这篇文章考察一个算式,左边是 Apple 与 IBM,右边则是 Android。

先回顾一则昨日旧闻:苹果与 IBM 达成排他性合作协议,优势互补,将 IBM 享誉已久的大数据及分析能力注入 iOS,共同改善企业使用 iphone 与 iPad 工作的体验,推进企业级移动市场转型。

Apple + IBM,俨然成为一道1 + 1 > 2 的魔力算式,但在80年代,它们还是死敌。个中纠葛,此处不述,只看一个小短片:

苹果曾将 “深蓝巨人” 描绘为阻碍人类进步的 “老大哥”,自己则是打破禁锢的自由之光。

是什么让二者在今天走到一起?Asymco 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试图从公司发展史的角度剖析此次战略合作的根源,以下是全文(英文版请点击这里):

个人计算技术并不是 IBM 的发明,但它的 PC 产品几近于个人电脑的同义词。1981年,IBM 的 PC 机初入市场,迅速成为最畅销产品。1984至1993年间,IBM 的个人电脑销量超越所有竞争对手。惠普曾以第二把交椅的角色威胁到 IBM 这一地位,但在去年,联想从 IBM 那 “接过” 了 PC 业务,超越 IBM 的可能随之化为乌有。

如上图所示:IBM 主导市场时期,出货量远不及当下,在2004年——IBM 剥离 PC 业务那年——这一数字只有1000万台(自此开始,联想的 “接管” 做的非常出色)。1000万台不是小数目,但在戴尔和惠普/康柏的降价攻势下,还是不及后两者突飞猛进的水平。

可即便在 PC 业务最强势的时期,它也没有达到 IBM 旗下大型中央主机、迷你电脑业务那样的霸主地位。IBM 与微软关于 OS/2 产生的纠葛、以及针对 PS/2 接口结构所做的差异化努力,都显示出,“蓝巨人” 在这项业务上并没有那么得心应手。回头看来,2004年时,IBM 的 PC 业务还没有遭遇下跌困境,这么看,将这块业务 “交接” 给联想应该让 IBM 感到释然。很多 PC 生厂商都不得不经历价格和边际利润的暴跌,总出货量也随之下降——存活到今天的那些产商,正承受着各种各样的压力。尽管联想的业务仍在增长,但诸如戴尔、惠普、富士通、索尼、NEC、东芝等品牌逐渐淡出了视野。即便是华硕、宏碁这样被看作是 “市场搅局者” 的公司,也没有针对 PC 业务做出长期计划。

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因为缺乏对平台的管控,PC 硬件不过就是一项边际利润微小、竞争惨烈、无法控制自身命运的商品罢了。

除了一个例外:Macintosh 通过持续改良,挺过了 PC 市场的寒冬,甚至在 “移动优先” 的今天越发兴旺。没错,如今苹果每年要出货 1700 万台 Mac 机——比 IBM 或康柏的巅峰数值都高。即便在销量上没有排进 “全球五大”,但它的利润率相当可观(很有可能苹果的运营利润比 “五大” 加起来还高)。

到2013年,苹果已出货 1亿5650万台 Mac,比 IBM 有史以来卖出的 PC 总量还高。另外,苹果的 iPad 销量翻了一番,iPhone 则是增加了4倍。值得一提的是,苹果产品不单只在普通消费者群体间获得了好评,财富500强中98%、全球500强中92%的公司都在使用 iOS 设备。

另一边,即便 IBM 已经退出了 PC 硬件业务,但仍在计算业务方面保持了强大的地位。转型为服务型公司的过程中,IBM 在全球越来越多地区获取了庞大的用户基数,如今,其价值链的基础是广大需要全方位咨询与服务的商业客户。在这块市场,无论是广度还是深度,IBM 都已经达到了令人惊诧的地步。

这一系列漂亮的转型——苹果成为领袖级设备厂商、IBM 称为领袖级服务提供商——奠定了今日两家公司战略合作的基础。说实话,这份合作声明给那些经历了80、90年代的人带来了震撼。如果不是苹果的顽强和独立,以及 IBM 商业模式的灵活性,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会在今天与对方达成合作。

业界有时候会上演精彩的戏码,这篇最新的章节有着别样的魅力,即便是诗人也会嫉羡不已罢。


说说算式的另一边:Android。

Google、三星、Android 恐怕不得不巩固队伍,好好想想怎样应对 Apple-IBM 联盟。别忘了,还有一贯重视企业用户的微软。对于 Google 与三星而言,如果它们希望打进企业,需要花费巨量心血——Android 需要配套的渠道、整合、服务支持,但这三方面,鲜有哪家比得上 IBM。

IBM + Apple,意味着前者将调动旗下庞大的人员团队将 iPhone 与 iPad 带入企业——苹果希望在企业级市场拥有更高的销量,另一方面,IBM 也希望在移动市场结成可靠的盟友,好让自家云服务的触角伸的更远、更广——说到底,以 “移动优先” 为思想的公司最终在后端都是要接入云服务的,为什么不让它们的头号选择成为 IBM 呢?

与 IBM 联合很可能会迅速让苹果成为企业级市场的最大玩家,毕竟,大量公司的 IT 部门已经相当信任 IBM 的软件和服务,现在还能加上 “最可靠的硬件制造商”,何乐而不为?

Android 组面临的挑战不止这些:与普通消费者市场的主导份额相比,它在企业级市场的份额小得可怜。SAP、Oracle、Salesforce 在开发新品时都更青睐 iOS。大部分企业级软件开发者(包括最重要的那一批)都更喜欢 iOS。从各方面看,IBM 都为这个平台加上了更多筹码。
我们来预测预测市场动态吧?

  • 三星:它在 B2B 领域的权重越来越大,通过 Knox 强化了 Android 的安全性,并拥有一定的渠道资源——这为它日后在企业级市场进一步成长奠定了基础。IBM 的顾问会不遗余力地推广 iOS 和针对业界需求定制的应用,这些都会打击三星的野心。没错,三星的确有法子进入到上下游,但这方面操作的能力还是比不上 IBM。

  • Google:Google 涉足企业级市场已经有历史了,旗下云服务也是重磅资源,但它亟需找到合作伙伴,以强化 Android 针对业界需求打造体验的能力。Google 需要在咨询服务方面能与 IBM 展开竞争的伙伴,比如以 IT 咨询闻名遐迩的埃森哲,或者 Oracle——不过 Android 与这两家公司都大打过诉讼战,所以结盟的可行性有多高,还不明确。

  • 联想:它本身就是 IBM 的重要合作伙伴,看到 “蓝色巨人” 这样不遗余力地推广 iOS,估计心里不好受。联想将会成为 Android 阵营的一员,而且它现在已经握有企业基础,有一定的操作空间。它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 Android 组对抗 Apple-IBM 的局势,但它仍然有与微软合作的可能性。

  • 惠普:惠普在 Android 上压了重注,它的服务团队也能在企业中推广 Android。

  • SAP、Salesforce、微软,VMware 等:这些软件巨人很可能会玩 “中立”。SAP 和 Salesforce 已经在后端与微软的 Azure 展开了合作,前端方面,iOS 和 Android 都还需要试水。除非它们想要对抗 IBM 的某样特定企业级产品,否则它们是很难去取悦 Android 组的。

最可能的组合

Google + 三星,这两家极有可能作为 “盟主”,共同与埃森哲展开一定程度的合作。问题在于:考虑到 iOS 的占有率和 IBM 的加持,企业供应商有多少可能会更青睐 Android 平台。

惠普将在渠道和推广方面扮演重要角色。联想则会与微软和 Google 保持联络,选择合适的合作。

如果上述玩家结成同盟,势力会十分恐怖。但问题在哪呢?答案就一句话:与 Apple + IBM 的 “排他、一站式” 同盟不同,Android 组本身就充满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