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站建设学院 > > 硬件

继Twitter、Square之后,Jack Dorsey的下一个大动作是什么?

8/23/2014来源:硬件人气:862

编者按:如果是一般人,在发明Twitter之后或许就可以开着时光机器去火星考古去了,但显然Jack Dorsey不一般。后来,不知疲倦、天马行空的他又创建了移动支付公司Square。于是他 每天工作16小时,一半在Twitter,一半在Square。他说Square不是一家支付公司,而是一种体验。那么Jack的下一个大动作呢?最近,Jack Dorsey接受了36氪特约撰稿人 骆轶航(@thomasluo骆轶航 )的采访。他首次面对中国记者谈到了自己的下一个大动作。在感叹他的不落窠臼、颠覆创新之余,Jack提到的科技的本质也振聋发聩:艺术、无拘束的状态,以及侘び寂(Wabi-Sabi)。


[caption id="attachment_61164" align="aligncenter" width="421" caption="图:Andy Friedman"] Jack Dorsey[/caption]

几天前,我在科技博客GigaOm的2011年度论坛上见到了硅谷最有故事的人之一:Jack Dorsey,Twitter的创始人兼董事长,Square创始人兼CEO。

很多人把他当作下一代创新偶像。看上去,他似乎具备乔布斯式的颠覆和重新创造一个行业能力:Twitter发明了一种新的社交沟通方式。而Square,正悄无声息颠覆着支付行业——它先是推出了一款直接通过iphone识别信用卡的读卡器,让收银机可以不复存在;现在又发布了Card Case服务,通过一款记录了消费者信息的应用,在消费者走进门之前就辨别出他是谁,只要报出名字,就完成了信用卡支付的全部过程。

在创造新的交互界面和习惯这方面,他似乎具备媲美乔布斯的能力。更重要的是,那天他还提到了技术的本质:艺术、无拘束的状态,以及侘寂(Wabi-Sabi)——联想他10多年前摇滚青年的寻梦经历,先后创办两家公司,加上现在对科技、艺术和禅宗的通感,真的让人恍惚觉得:他和那个人太像了。

我在休息室门口等到他,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来自中国的媒体。他同意和我谈几分钟,但声明这不是正式的采访。所以,这并不是一篇报道。

我问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不希望人们觉得Sqaure是一家移动支付公司,那么它究竟是什么?”

“是的,它不是一家支付公司。我们是用支付给人们创造了一种体验,关于互动和沟通的体验”,他完全没有停顿。“让人们知道原来支付可以变得这么简单,但Square并不是一家简单的支付公司。”

这让我想到了他刚才在大会访谈上提到的——无论Square还是Twitter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鼓励人们体验面对面的互动式沟通,用工具把在全世界的人们连接起来。也就是说,无论Twitter和Square,它们的核心都在于“重新建构一种沟通关系”——无论是140个字还是用户信用卡信息,都是被交换和沟通的数据。前者让人们用140个字的信息重新自由联合在一起,而后者让人们的支付关系,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沟通与互动,它最简单,也最人性化。

我继续追问:“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Square今后会陆续发明一些新的终端设备和应用程序,把互联网的数字的服务延伸到人的现实社会和关系当中?就像Square把互联网的支付延伸到每个人的身上一样,而支付只是你们的第一步?”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是的,这就是Square正在做的事。”

我决定再问一个关于Twitter的问题,它看上去比较有挑衅意味。我说现在人们的社交媒体核心已经变成Facebook了,相比Twitter,Facebook似乎更能证明社交图谱的价值,也更似乎能赚到更多的钱。

Jack Dorsey很快听出了这其实是一个有明显倾向性的表达。“所以你真正想提的问题是?”他问我。我只好硬着头皮说:“我想知道的是,你还有没有办法让Twitter成为人们社交媒体的中心?”

“当然,毫无疑问,”他说,“Twitter不仅仅是一个社交媒体,它会向你提供更丰富的信息流和价值,这是一种真正的沟通,让人们的距离变得更近,世界变得更简单了,它长期会更有价值。”

显然,他有点抗拒Facebook带来的社交模式。或者说,他宁愿认为Twitter是一款“沟通”而并非社交功能的工具。在刚才的GigaOm访谈中,他说Twitter让这个复杂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了,还提到了Twitter在伊朗民主运动中发挥的作用,让他这个之前对伊朗几乎没有认知的人开始对那里发生的事和人们的想法感同身受。

我觉得在Jack Dorsey的大脑里,Twitter和Square越来越像是一回事——它们创造的都是个交互和沟通的界面,当这个界面上的交互越顺畅,它产生的附加价值就越高。它可能会让一条关于伊朗和利比亚的新闻迅速传遍世界的每个角落,也可能让一场50美元的交易,在你和店员的一句话和三秒钟内完成——它们发生的时候,这个世界的效率提高了多少,它们又会创造怎样的价值?

如果再多想一步的话,既然Square是一家持续创造沟通与连接方式的公司,既然Twitter的本质也是沟通与连接,那么未来杰克·多尔西会不会把它们合并在一起?如果这样的话,那就跟苹果、NexT与史蒂夫·乔布斯的故事太像了!

这只是我的突发奇想而已,但我觉得有一个与此相关的问题必须追问下去。这时我已经跟着多尔西走到了大门口,时间不多了。

“Twitter把人们的状态连接在了一起,Square目前把数字支付的行为和人的身份(ID)联系在了一起,它们都创造了新的沟通体验,那么你认为下一件可以被连接在一起,创造沟通体验的大事的是什么?”

我相信这是Jack Dorsey第一次对媒体提及他的next big thing。

“医疗,”他说,“你看到了今天有很多人在谈论数字医疗和保健,这是可以被连接的未来。”

打过招呼告别,他匆匆走了。我还在回味他的最后一个答案:从人的状态到身份,再到生命体征,这个逻辑和图景好像渐渐地清晰起来了。

当然,Jack Dorsey并没告诉我他会如何在医疗领域颠覆人们的体验。但就像他并非第一个进入移动支付和短信平台领域的人那样,我很期待着他再次重新定义一个行业。重要的是,他显然在思考在产品和技术层面以上的东西——关于沟通、体验、不同介质之间的通感、人文、心理感知,以及宗教,并把它们最终投射到他希望创造的产品和应用中。

不久前,我们不得不告别了一个重新定义过音乐、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电影动画产业的家伙,如果有一个能重新定义信息、支付和医疗等行业的家伙出现,没什么比这更幸运的事了。

本文作者:36氪特约撰稿人骆轶航,《第一财经周刊》主笔,驻旧金山硅谷代表,TMT评论人。欢迎关注他的新浪微博: http://www.weibo.com/thomasl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