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站建设学院 > > 网站

SoLoMo(Social、Local、Mobile)遇冷,那些夹缝求生的创业公司们

8/23/2014来源:网站人气:1161


2010年,著名风险投资人John Doerr提出了“SoLoMo”这个概念,用以形容Social、Local、Mobile(社交、本地、移动)三大技术在催生大批新兴互联网公司、驱动新一轮互联网繁荣的巨大影响。

两年后,曾经被视为引领这些技术趋势的Facebook、Zynga、和Groupon在上市第一年纷纷告吹,SoLoMo的热度开始回落。

对很多尚未上市、趁着涨潮之势高歌猛进的公司而言,这也意味着,他们需要面对退潮之后的疲软期。

有些原本准备在Facebook 5月ipO之后上市的公司暂缓了他们的计划;另外一些公司开始逐渐在业务模式上与Zynga和Groupon撇清关系,生怕沾染同样的晦气;还有一些公司,则亲历了用户增长曲线,目前正想方设法重塑往日病毒式增长雄风。

与此同时,还有数家web公司关门大吉。去年,Color在它的社交图片app上线之前,已经先声夺人,获得41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但这家公司目前已经崩溃,app在年底也不会推出。

风投公司Battery Ventures的一名投资人Brian O‘Malley就这样说道:“SoLoMo市场及其周边市场的热度正在下降。”“有一段时间,大家都不相信办一家公司有多难。现在,他们开始尝到苦果。”

消极话暂时打住。下面来看看三家SoLoMo领域的创业公司,是如何在泡沫时期获得很高估值、很大融资,在SoLoMo遇冷疲软时期又是如何应对的。

MOBILE(移动)

视频分享应用Viddy的过山车之旅始于今年3月。在那之前,这家公司还只有10个人,大伙儿还在埋头做事。3月份的时候,Viddy接入了Facebook开放图谱,允许用户自动在Facebook新闻流中分享自己的Viddy活动——就是这个举动,让Viddy逐渐获得了关注、逐渐高调。

接着,通过Facebook接入Viddy的月活跃用户开始剧增,3月底的时候就已经从1月份的6万增长到89万。到了5月底,这个数字增长到3100万。

于此同时,Facebook在今年4月份宣布自己正在收购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出价10亿美元,而这直接刺激了投资人,他们开始四处寻找下一个热门。尽管Viddy那时候还没有收入,但却收到了不少投资Offer。5月,Viddy宣布已经融资3000万。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家公司的估值更是高达3亿7000万。

“所有这些,都让聚光灯打到了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一个领域。”Viddy创始人O‘Brien这样说道,“这带来了问题和挑战,当然也有机会。”

在所有问题当中,用户的大量涌入让Viddy的技术开始吃不消,有些人第一次尝试应用的时候就无法登陆,另外一些人则发现应用运行很慢。有人开始通过电子邮件、或者在网上发帖抱怨这事。

“我们开始需要处理这些事情,这让我们分了心。”O‘Brien这样说道。

接着,Viddy的用户增长开始回落。到7月份的时候,通过Facebook连接到应用的月活跃用户已经下降到1090万;到了11月份,这个数字降到65万。

“这种热度帮助了Viddy,但与此同时也伤害了它。”上面提到的投资人O‘Malley这样说道,他也是这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现在的Viddy还有足够资本运作好几年,开发了后端技术,并拥有了4000万注册用户——这个数字跟今年年初相比,还是增长了10倍。不过,“这种空前的热闹改变了门槛和标准,也让Viddy在某些事情上失去了专注。”

对创始人O‘Brien来说,他现在要回归优化应用这些最基本的操作。目前,Viddy大概有30名员工,还在招募当中。另外,Viddy还在本月发布了Android版,并计划在明年年初推出新版应用。

O‘Brien说,他并未在起起伏伏中挂掉,Viddy已经“学到不少”。

“这种热度只是一时的”,“让我们觉得庆幸的是,在过去的6个月中,我们终于可以不受噪音干扰,安安静静工作。”

LOCAL(本地)

对团购网站LivingSocial来说,2012是各种收缩(业务、价值、员工)的一年。

这家团购网站去年同竞争对手Groupon一起高歌猛进,总共募集5亿8000万美元,其中最后一轮1亿7600万美元的融资也让这家公司的估值达到50到60亿美元。用这些钱,LivingSocial扩张并创建了自己的品牌,并在电视上大投广告。

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透露,LivingSocial在去年夏天的时候就已经在跟投资银行讨论IPO的事情,准备募集10亿美元。那时候,LivingSocial眼里只有IPO了,有人这样说道。直到,Groupon在去年11月IPO,有人质疑团购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而其股价也开始下跌...

现在,LivingSocial已经将IPO暂时搁置在一边,而它的估值也在下降。占据了LivingSocial29%股份的亚马逊称,其账面价值已经从6月份的近10亿美元跌到现在的3亿2400万美元。与此同时,Groupon的股价则跌了近80%。

“当我们仅仅是在跟Groupon赛跑,而它的价值又一路狂跌时,LivingSocial无法置身事外。”其投资人Jeremy Liew这样说道。

现在,LivingSocial也不再投放电视广告。在10月份的第三季度财报中,这家公司的运营损失达到5亿6500万美元,而2011年全年的运营损失也才4亿美元。

上个月,LivingSocial宣布裁员400人,或者说是4500员工的9%。与此同时,它将客服部门从总部搬到了亚利桑那州,另外也削减了部分办公室空间。

现在,LivingSocial则试图跟Groupon划清界限,开始提供订餐服务,并跟Biz Markie推出了烹饪教程。这家公司称,他们支持这类项目,是因为这些服务可以由他们合理定价,而不依赖于离谱的折扣。

另外,LivingSocial的投资人称,他们对这家公司的发展轨迹还是满意的。在10月份的一份员工通告中,LivingSocial创始人O‘Shaughnessy称,刚刚过去的9月份也是这家公司第一次实现正向现金流。

“现在,只会存在两种可能性:要么是公共市场意识到Groupon更大的价值,要么,我们继续拿走Groupon的市场份额。”上面提到的LivingSocial投资人View这样说道,“任何一种可能性或许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实现,不过,这没关系。”

SOCIAL(社交)

Kevin Chou想要告诉这个世界,他的社交游戏公司Kabam跟Zynga不同。

但很讽刺的是,“我们没法向市场说明,我们确实跟Zynga大不相同。”

Chou的公司成立于2006年。Zynga的崛起让投资人向社交游戏抛出了橄榄枝,Kabam自然也从中受益——在去年5月的最后一轮融资中,这家公司募集了1亿2500万美元,估值达到5亿2500万美元。

但现在,Zynga已经狠狠跌跤,投资人对社交游戏公司也避之不及。Mayfield Fund的一名风险投资人就说,他基本上已经放弃投资社交游戏开发商,其中一个原因是,来自诸如Facebook、iPhone的这些新型平台的增长浪潮已经就此打住。

“投资人现在已经开始怀疑,”Chou这样说道,“这也使得在IPO路演时,我需要费更多的口舌,跟他们说清楚自己跟Zynga的差别。”

实际上,Chou计划在未来两年实现IPO。他声称这家拥有580号员工的公司跟Zynga不同,因为Kabam的游戏更为复杂,比如它的战略游戏“Kingdoms of Camelot”(卡米洛特王国),而Zynga的游戏则更为随意,比如“CityVille”(城市小镇)。

另外,Zynga在移动端还非常弱,它最出名的几款游戏也依托于Facebook。与此不同的是,Kabam只有30%的营收来自Facebook,其他营收则来自其他合作网站和移动端。

不仅如此,Chou称Kabam还在快速增长,本年度的预估营收也将达到1亿6000万美元,跟2011年相比增长了60%。与此形成对比的是,Zynga最新季度的营收下降了11%。

不过,Kabam的钱包可并未丰满——这家公司在过去花了不少现金收购其他游戏工作室。Kabam1亿2500万美元的融资已经花了过半,还剩4500万美元。

但Chou声称这也是Kabam发展计划的一部分。“在过去6个月,银行家们已经对我们表现出更大的兴趣。”另外,Chou还补充到,公司2013年的15款新游戏目前也在努力开发中,他们也准备推出新的业务线。不过,他拒绝透露具体细节。

via W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