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站建设学院 > > 网站

Paul Graham 文集 之「厌恶性盲区」

8/23/2014来源:网站人气:912

(原文写于2012年1月)

在我们眼皮底下,一些伟大的创业点子没有得到开发。之所以会发生这种情况,原因有好几个,我把其中之一叫作“厌恶型事务盲区”(Schlep Blindness)。Schlep 一词发源于 Yiddish 语(又作 “意第绪”,是中东欧犹太人及其在各国的后裔所使用的语言),经数代流转融入美国的日常用语中。它表示乏味、不受欢迎的差事(下文称其为 “苦差事”、“苦差”)。

没人喜欢这样的东西,而 hacker 尤其讨厌它们。绝大多数创业的 hacker 都期望单凭写一些巧妙的代码,再把这些代码放到某个服务器上,就能财源滚滚来。他们没打算和用户交流、和别的企业谈判、或者是料理那些别人写的有问题的代码。也许他们的期望有可能实现,但我还没见过。

我们在 YC 教授 hacker 的内容之一就是 “苦差事” 的必然性。没错,单凭写代码是不足以创业的。我还记得我自己是怎样意识到这点的。那是1995年的某个时候,我还在试着说服自己单凭写代码就能创业,但我很快通过亲身经历意识到一点:“苦差事” 不仅不可避免,而且还是商业的主要成分——一个企业的定义正是由其将从事的 “苦差” 所诠释的——你应该把它看作是一个冰冷的游泳池:尽管跳吧。这不是说你应该专挑 “苦差事” 做,而是说在通向伟大成就的航路上,你不要因其翻船了。

人们厌恶 “苦差”,其中蕴含的最大危险就是:这种厌恶是无意识的——你甚至都不会想到:到底“苦差”包含哪些痛苦的工作呢——这就叫做 “厌恶型事务盲区”。

关于这种盲目,最典型的案例就是Stripe,说是它背后的点子。十多年来,任何一位使用过在线支付的 hacker 都亲身体验过这项服务有多糟糕。至少有数以千计的人意识到这个问题吧,但当他们选定创业方向时,却跑去做菜谱网站、本地活动聚合这样的东西了。这是怎么回事?干嘛在没多少人在意的地方花心力呢?再说了,市场也不会为此买账啊。他们本来是可以去解决影响世界基本运行的问题的,但他们陷入了 “厌恶型事务盲目”,甚至都没有考虑过去修缮在线支付。

申请 YC 孵化的人中,应该没谁会陷入这种境地:先问自己 “我们是该修缮支付呢,还是建个菜谱网站?” 结果选了后者。而对于别的人而言,尽管修缮支付的念头显而易见,但偏偏视而不见——因为在潜意识里,他们面对这其中所涉及的复杂度,就已经畏缩不前了:你得和银行打交道,等等等等。你该怎样做这些事呢?再说了,做在线支付其实就是在挪移金钱,那就得处理诈骗,还要对付那些试图侵入服务器的人。啊,别忘了,还需要遵守五花八门的监管。与搞个菜谱网站相比,创立一个这样的企业可要有挑战得多。

正是出于对该类事务的恐惧使得充满雄心的点子加倍可贵。除了自身的固有价值外,它们就像是被低估的股票——创业者们对这样的点子需求更低。如果你选择了某个饱含壮志的点子,就会面临更少的竞争,因为别的人都因为将面临的挑战而吓软了脚。(总的来说,创业也是这个道理。)

如何克服 “盲区” 呢?坦白说,最棒的一剂药就是不把 “苦差” 当一回事。那些最成功的创业者很可能都会说:如果在创业之初,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这么多困难的话,可能都不会开始了——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最成功的创业家里,总是不乏年轻(而无畏)的创始人吧。

创始人们在实践中遭遇种种困难,但因此成长。话说回来,似乎也没人能预见这些困难,即便是更年长、更资深的创业者,他们也做不到。所以年轻的创始人们之所以具备这点优势,就是因为他们会犯两个错误,这俩错误会抵消彼此:他们不知道自己能成长多少,但也不知道他们需要成长到多少——至于那些更年长的创始人,他们通常只会犯第一个错误。

但是呢,不当一回事可不是什么 “万灵药”。要实现某些点子,显然是需要完成那些惊人的 “苦差” 的。你是怎样看待这样的点子呢?我建议的小窍门是超然物外——不要问 “我该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而要问 “我希望别人为我解决怎样的问题?” 如果在 Stripe 之前,有哪个需要处理支付的人尝试问自己这样的问题,那么做一个 Stripe 出来很可能就是他的答案。

现在想成为 Stripe 可就太晚了,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不完善的地方,如果你知道如何不对它们视而不见的话。

(查看更多「YC 创业图书馆」系列文章请点击这里,查看更多「Paul Graham 文集」系列文章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