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站建设学院 > > 人物

乔布斯说:要有iPhone,于是世界变了——写在乔布斯逝世两周年之际(五)

8/23/2014来源:人物人气:1497

编者注:时代的匠人走了。今天是他离开的两周年。他带领之下的苹果公司,有过非常辉煌的时刻——每一次苹果产品的发布会都让公司股票涨势冲天,最高峰时苹果股价能到每股 702 美元,一甩追赶者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他所创造的 iphone 和 iPad,不仅改变了人们消费的浪潮,甚至重塑了人机交互背后的文化图景,让我们重新思考:人和机器究竟应当如何共生。

今天《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And Then Steve Said ,‘Let There Be an iPhone’,详述了第一代 iPhone 发布前后的历史性时刻:焦头烂额的工程师,从未顺利过的发布彩排,甚至只有一百台 iPhone 出厂的情况下,每一台都还有着截然不同的各种差错……乔布斯如何扭转了局面,让这一惊世的产品问世?我们将原文编译如下,分为前后五个部分,此文结尾,是为第五部分。此处阅读前四个部分(一)、(二)、(三)、(四)。

乔布斯对于做好保密工作近乎狂热。一个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公司被条块分割为一块块森严禁地。非iPhone研发人员严禁踏入。Grignon说:“他非常喜欢区块化。但这却害苦了大家。大家都知道公司里有个‘摇滚明星’。但当你知道这个明星明明和你同在一个屋檐下,却硬生生被隔绝在玻璃门之后,你无法窥视。这感觉非常糟。”

即使iPhone项目内成员也严禁交谈。硬件工程师是没办法看到软件的。当需要软件做测试时,他们得到的仅限于伪代码,不是真货。同样,对于软件工程师,硬件测试也仅限于模拟器。

另外,除了乔布斯任命的几个核心成员外,Jonathan Ive位于二号楼一层的办公室是严禁踏入的,因为里面有iPhone的原型机。这批原型机周围可谓警卫森严,以至于一些员工都以为如果未经许可进入的话,门上的读卡器将直接报警。“很奇怪,因为你很难避免路过。它就在公司大厅旁边,被一扇金属质地的大门隔着。时不时你会看到大门打开,打开后你极力伸长脖子窥探。但仅此而已,你没胆再越雷池一步,”一个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就在iPhone团队的工程师如是说。Forstall说,有些实验室夸张到需要你先后进行四次身份验证。

触碰乔布斯的底线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明明一次正常的讨论最终却演变为你争我吵,怒气,吼声,冲天。一些吵的精疲力竭的工程师选择了辞职,但回去小睡几天冷静之后变依然回到公司。Kim Vorrath是Forstall的一把手。她吵完回办公室时,曾经气到狠狠摔门而入。于是门坏了,她被锁在里面。同事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她弄出来。“当时我们都站在旁边,”Grignon说。“部分感受是有趣。其余则参杂各种滋味。”

2007年1月9日,iPhone发布会现场,乔布斯如是引荐iPhone,“对于这一天的到来我已经盼望了两年半。”然后他举出多则故事款待观众,用例证告诉他们消费者都是如何讨厌他们现有的手机。当然,最后他都通过iPhone把这些问题一一解决。

Grigong和其他几位苹果员工也紧张地坐在观众席,此时的乔布斯正在用iPhone播放音乐和视频片段,展示其优美的屏幕。之后他打了个电话,炫耀其重新发明的通讯录和语音邮件。他发了一条短信和一封邮件,展示在iPhone上用触摸键盘打字是如此简单。他滑动浏览了几张图片,展示通过二指操作图片的放大缩小是如此简洁。他用iPhone的浏览器浏览了纽约时报和亚马逊的网站,试图说服观众浏览体验和PC几乎一样优秀。他在Google Maps上找到了星巴克,并当场用上面的号码给星巴克打了个电话,以此证明想带着iPhone迷路是没门的。

最后,Grignon不仅仅是解脱了,他是彻底醉了。发布会前,他事先买了瓶苏格兰威士忌来安抚情绪。“我们一行5、6个人,工程师或经理,大家一块坐到了观众席的好像是第五排。老乔的Demo每完成一部分,负责这部分的工程师就会狠嘬一口。当最后部分结束时——前几部分也幸运地挺顺利,我们刚好干下这瓶威士忌的最后一口。这是我们几个见过的最棒的一次Demo。对于整个iPhone团队来说,接下来的几天全都是狂欢。我们整天整天地喝酒。很迷乱,但感觉非常棒。”

(全文完)

最后附上2007年1月9日乔布斯发布初代iPhone的全程视频:

[消息来源:ny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