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站建设学院 > > 人物

苹果Safari前主管Don Melton撰文追忆乔布斯(二)

8/23/2014来源:人物人气:870

注:此文是苹果浏览器Safari前主管Don Melton撰写的有关乔布斯的回忆文章,原文写作于去年夏天,是今年在Loop杂志上刊载的经Jim Dalrymple编辑的纪念乔布斯文章的未删节版。

追忆乔布斯(一)

剧透一下:我没有被炒鱿鱼。

Safari项目做了9、10个月以后,Scott Forstall指出我们应该开始准备让乔布斯审核一下它的功能、用户界面以及各种行为。时间应该是2002年晚春。

那时候,Safari已经是一个能浏览Web的应用。但还没有叫做Safari。产品的命名直到同年的12月才完成。

Scott给我简要介绍了在我第一次跟乔布斯开会期间及随后的评审会上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以及举止应该如何。而且也挑明了,如果第一次会议搞砸的话,就不会再有第二次跟乔布斯开会的机会了。

因此我非常仔细地倾听Scott说的话,他的出色建议我大都采纳了。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有点平淡无奇。至少那些一般准则如此。但其中有几条的确是我当时事先想都没想过的。

我先把话说清楚。乔布斯并非善变食人魔或卡通独裁者。他只是太忙了,非常非常的忙。对于“唯唯诺诺”的人,容易害怕的人,或者是那些TM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者说什么的人他没有时间奉陪。

从这一点来看,他跟别的高管没有什么两样。至少跟那些具有良好判断力的高管无异。

乔布斯期待的是卓越。这也是为什么他常常能实现卓越的原因。

他知道东西什么时候是对的,但东西不对的时候他不会总是告诉你他想要的是什么东西。他不喜欢一件东西的态度非常决绝。有人把这种行为误解为过于挑剔,但实际上这是一种能节省时间的明确态度,尽管偶尔会让人感觉不舒服。

设计就是一个跟乔布斯的迭代过程。这意味着有可能要跟他折腾几轮才能完成这一周期。因此耐心在这里不仅仅只是一种美德而已。

乔布斯问问题的时候该怎么办?不要瞎扯淡。如果不懂就直接说。然后告诉他何时有答案。再一次地,这一条对于任何志在“向上管理”的人来说都是一条好建议。

给乔布斯做演示的时候,你得控制好节奏。如果乔布斯说“停”,你他妈的就得停,垂手候命。他看着屏幕的时候你不能动光标。彻底的死寂。

如果他想自己弄演示机器,由他弄就好了。

如果软件崩溃了,别找借口。只需完全确保这种情况再也不会发生了。

不管怎样,Scott还警告了我另一件事情,即乔布斯有可能会测试我。意思是说他有可能会给我一点压力看看我能做些什么。有点类似于投手给击球手扔出一记难接的头侧球。有趣。


跟乔布斯的第一次会议我记不起多少事情了。对不起,伙计们。也许跟紧张是没有关系的,我确信。但我是被邀请回来的。所以必须不能把事情搞得太糟糕。我没有,因为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事情发生。

在随后的几次评审中的一次—可能是第二次—乔布斯的确给我出了难题。一个直接的咄咄逼人的问题。实际上,我认为那是他第一次向我提问。

我们在评审的是尚待发布的Safari的书签用户界面。彼时,所有的书签都含有一个单独的无模式窗口。这东西不好看但易于实现。

但乔布斯不喜欢。也许是因为他不喜欢窗口切换的复杂化。我们开始看其他的Mac浏览器是如何实现的。他也不喜欢那些解决方案。

于是他直接转向我,身子前倾,盯着我,目光如炬,问道:“你应该怎么办?”

考虑到那还是我们—或者从技术上来说,我的工程师们所做事情的演示—我被问得晕头转向。乔布斯脸庞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逐渐模糊起来,我甚至一度不能思考。但我没有恐慌。

顿了一下之后我说:“实际上我喜欢Windows版的IE浏览器,它的书签跟Web内容是在同一个窗口的。只是他们把它放到侧栏的方式我不喜欢。应该有比侧栏更好的解决方案,但我现在还不知道。”

乔布斯没有对我那毫无说服力的答案感到厌烦,他说:“给我看看是什么样子的。”

当然,他又一次让我焦头烂额,因为我们手上没有一台机器跑Windows。这并不奇怪。但我灵机一动,通过Safari在网上找到了相关截屏,我又一次躲过了一个快球,得分!

现在我终于进入大联盟了。

跟乔布斯共事的另外一个非常棒的好处是现在没有谁能吓到我了。加分。


经过几次与乔布斯的一起评审以后,我可以坐在他旁边做应用的实况演示了。

以往的做法一般是让设计团队的人用Macromedia Director演示截图或不含代码的原型。很多时候他们也做真正的应用演示。但Scott希望我来,因为他认为我能够处理好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并因而避免崩溃。

后来我把这项既光荣又棘手的任务交给了我的一位工程师John Sullivan。但一开始是我做这件事的。

到了2002年夏季末,我们在Safari的界面外观方面取得了进展。在在此与乔布斯一起审核Safari主窗口之下的情景支持的同时,我们把关注重点放在了状态栏上。

乔布斯不喜欢状态栏,他甚至看不到它存在的必要性。“你把鼠标放在链接上面的时候有谁会看URL呢?”他认为这太过极客化了。

幸运的是,我和Scott说服了乔布斯把状态栏留下来作为选项,但默认是看不见的。但这意味着我们又有了一个新问题。没了状态栏,我们应该把进度条安置在什么地方才能指示出页面加载的进度呢?

以前进度条是放在状态栏里面的。所以现在我们要给它找个新家。我们讨论了各种愚蠢的想法,包括垂直放在窗口侧边。

记住,那时候spinning gear等更小的用于指示进度的情景支持组件尚未大规模采用。在那种风尚的年代,它必须是条状的。

整个屋子一片死寂。乔布斯和我并排坐在演示机器前盯着Safari。突然我们同时转向对方同时脱口而出:“在页面地址区!”

然后满屋子都是欢笑。我接着说:“这周结束我会拿出一个工作版本。”当然,压力就转移到我的工程师团队上了。

但我不在乎。我刚刚跟这位大人物想出了一个东西。真的,尽管它很琐碎,但没有一种感觉能跟与乔布斯分享同一件东西相比,哪怕微小如共同署名这样的东西。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几年后我试图撤销掉这个发明。因为尽管精确测试表明Safari加载页面要比其他浏览器都快,但那个刺眼的进度条仍会给用户比别人慢的感觉。这一精彩的可见性正折损我们的信誉。

尽管我们从未撤销掉它,但最终还是调整了进度条的外观和行为。这既令我伤心,亦使我高兴。

追忆乔布斯(三)

追忆乔布斯(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