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部!江苏发布交通运输领域信用体系建设白皮书

导读今天跟小编一起来了解下全国首部!江苏发布交通运输领域信用体系建设白皮书的最新情况........

BarcalyandHolderness(1989)研究了1978~1982年间在纽约股票交易所和美国股票交易所63项大宗股票交易,收购价格高于被宣布后市场价格20%[6]。

因此代理人在与管理层谈判时,就缺乏动力维护国有财产,或者在交易过程中只要获得个人收益(租金)就可以将国有财产以较低的价格转让出去。

2.不良后果企业本质上是产权交易主体包括经营者、股东、债权人、职工等契约各方长期合约的集合,契约各方在企业的经营活动中都很重要,谁也离不开谁。

事实上,企业并没有因为管理层收购提高业绩,有相当多实行管理层收购的公司业绩大幅下跌,例如,粤美的自2001年以来企业利润逐年下降,企业利润从原来2000年3.03亿元,降为2003年1.67亿元。

JensenandMeckling(1976)将股东按有无控制权分为内部股东和外部股东[1],认为公司价值随着内部股东持股比例增加而增加,Mcconnell和Servaes(1990)等人通过托宾Q值与股权结构实证研究支持该观点[2],因此管理人员成为内部股东有利于提升企业业绩。

但是,信息不对称、国有资产所有者缺位以及普通职工和小股东处于弱势地位并不一定决定管理层就可以通过上述手段进行操纵。

此外,管理层收购令管理层收益将会在企业中有不良的示范作用,将会使一些公司的经营者不愿再努力经营企业,甚至有意弄垮公司,谋求本企业进行产权改革,实施管理层收购,从中谋求个人利益。

再看小股东和普通职工受到管理层的损害,在现有企业管理机制和法规制度下,小股东和普通职工都处于弱势地位,他们既没有企业经营信息优势、也没有影响企业经营决策的能力,管理层垄断了企业的经营信息、经营权和利益分配的权力,决定了小股东和普通职工处于受支配和剥夺地位。

作为管理层来说,因为管理层收购侵害了其他利益相关者利益、特别是国有财产,出于对合法性顾虑,很难想像管理层会有长期经营目的,而不采取短期行为。

最新文章